没有名字

沉迷于时音&忘忧。
时音重度洁癖,不逆不拆。

一之濑时矢的烦脑【时音】

起标题障碍,昨天想到就写出来的一篇文章。
*ooc预警*



ST☆RISH单独live后的派对。

  一之濑时矢近期遇上一件令他感到无比头疼的事件。他手上拿着几乎盛了半杯的香槟,视线飘向某处——音也的所在处。

  他盯着那副与队友谈笑天真的笑脸,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喜欢上这个人,也不知该怎么处理自己越陷越深的爱意。

  自从在确认自己的感情那天起,他心里盘算了好多好多次向对方表明心意的台词,脑内也在想像着场景。他拿起了手上的杯子,将盛在杯子了的香槟一饮而尽。

  ……如果香槟能让我醉就好了呢。
  时矢想着,又再一次盯着前面里自己有些距离那一处的音也,嘴角不易察觉地上扬,有些含情脉脉地注视着对方。

  这一切都被自称“爱的传道士”的神宫寺莲看在眼里。过了一会儿,他终于忍不住想捉弄时矢,并往时矢那儿走去。

  “哦——?”莲故意拉长语调地道。

  时矢皱了皱眉,有些不悦地说:“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没事,只是刚巧经过。我说イッチ,你再用这样的眼神盯下去恐怕大家都会用惊恐的眼神看着你哦?”

  “唔……我有吗?恐怕是你的错觉。”


  “有没有你心里明白,都看出来了~”

  “……”

  “イッチ,你不向イッキ表白吗?”

  ——所以才头疼啊。时矢想到。

  一方面这是同性,他怕会影响音也,甚至是事务所和团体的名誉。
  另一方面他更害怕的是——音也会为此对他有恐惧之情,他不知道音也对同性的接受度有多少。时矢沉默了一会,压低声音道:
  “……我不想让他被我表白感到困扰,对我没爱慕之情还要想着我的感受之类的。还有一种假设,如果音也与我交往,这种事情如果被公众知道话,你知道的吧,莲。”

  莲:“那你怎么知道イッキ会不喜欢你?”

  时矢:“那你又怎么知道他会对我有这种情感?”

  莲:“试试看啊。イッキ对你和其他人不太一样吧?”

  时矢:“那是因为我们是对方重视的朋友。”

  莲:“哦?是吗?那你对于イッキ时常粘着你,大部分时间都跟你在一起有时还会偷偷脸红这些举动你都认为是重视的朋友的相处模式吗?”

  时矢:“……难道不——”

  莲:“难道是吗?我说イッチ你啊明明各方面都很聪明吧,为什么你的聪明偏偏没办法用在恋爱方面上呢?”

  时矢:“……”

  莲:“我要去和他们聊聊天了,等你想好了才过去吧,我们等等还要在小不点的房间开个反省会吧?给你加油~”
  说完,莲抛了个媚眼。

  告别了这位“爱的传道士”后,他待在原地想了想,随后也过去和队友们聊天。

  果然,直接表明心意也是可以的吧……?时矢这么想到。

  反省会后,时矢和音也向团体的成员们表明关系,并撒了一大把狗粮。
  中间的事情,只有他俩知道。可能爱的传道士也会知道一些些也不一定……?

小小的番外

  莲:“反省会结束你拉着イッキ去你的房间后有没有做什么坏事?”

  时矢:“……没有的事。”

  莲:“哦?真的没有吗?”
 
  时矢:“……”

  音也:“你们在说什么?”

短打。【时音】

*ooc我的
*小学生文笔

-

  自从上个星期和时矢交往后感觉就越来越喜欢他了,好喜欢时矢……音也独自坐在空无一人的教室,望着天空地想着。
  当然,音也的嘴角无意识地上扬了。

  现在是傍晚时分,早乙女学园的学生不久前才下课。
  在A班的教室里的学生,在走廊嬉戏玩闹聊天的学生渐渐往回家或宿舍的方向走去,只剩一十木音也一人独自坐在教室里靠窗的位置想着无关紧要的琐事。

  风,把他的本就蓬松柔软的头发吹得缭乱。

  但,他眼中满满的爱意不会消失。这一幕,只有风知晓。

  ——怎么可能。他朝思暮想的时矢走进了教室,看着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事情想得走神的样子不禁失笑。

  时矢也看到了,从自家舍友……其实说恋人较为准确,眼眸中满满的,仿佛下一秒就会把他吞掉的爱意。
 
  这个人真的是……时矢带点无奈地想着并把音也座位前面的椅子无声无息地转到后面并坐下来盯着对方看。
“已经离你那么近了还在放空,真有你的风格。”
时矢这么想着,有时他会想——为什么会喜欢上这个人。

  ——或许就是喜欢他这种地方吧。

一个故事。【忘忧】

*小学生文笔预警
大概是个老王视角。
入坑一个月半算不算太晚……?

  某年的年尾。
  当我在YouTube刷吃鸡视频的时候,在推荐视频的下方看见了一部视频,视频标题是《如何逐步感(bai)化(wan)一个高冷学长》我看了看,觉得这个好像挺有趣的就点进去看。

   我看完了视频。说真的,这主播挺有趣的,我点进去他的个人空间,着了迷般看完了他目前为止的所有视频。随后,我在手机下载了bilibili,创了个账号并关注了这位小主播和他的录屏组,我的名字和微博一样,叫做——老王我要GTR。

  他的名字是吴织亚切大忽悠,粉丝都叫他忽悠,他说自己今年17岁住在台北市信义区,不过大家都知道这只是他在忽悠人。

  我回过神看了看时间,隔日的清晨2时。我不知不觉看了这么久吗……这个叫忽悠的人真是有趣呢,我这么想着。

  之后我有关注他的新浪微博,他更的视频也都看了。正巧我十二月有段时间会回中国,那时候就可以看直播了。他这个人真的,很可爱。我不禁期待起了回国能好好看他的日子。

  夜晚七时。
  我使用笔记本电脑打开bilibili,搜寻他的直播间号码——647。点了进去看,他还没开播。还有几位粉丝正在聊天等着他直播。大约过了20分钟左右,画面显示“即将开播”这几个字眼。我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大家晚安啊~”他带着轻松愉快的口吻说到。
 
  我默默地看着。

  如果能和他一起玩就好了。很突然的,我这么想着。我又立即选择性地无视自己这个荒唐的想法。

  我不想让他觉得我和其他人一样是为了上电视。

  之后回去温哥华我依然有看他的直播。每次他下播的时候,都接近天亮的时刻。我就这样,昼夜颠倒般地生活着。不过这也无妨,我每次看的时候都很享受,就如同他所说的——看他的直播就不要去想烦心的事情。所以我每次看他的直播我都是以愉快的心情去看的。把生活的压力都放在一边,只看着他。

  现在是我成为他粉丝的那个年尾,隔年的2月18日。和他一起吃鸡的这个想法再次出现在我的脑中。

  这次,我没有排斥这个想法。

  我开了亚服加速器,想试试看可不可能排到他。直播有延迟,我算了算时机,点了双人匹配开始的按钮。

  第一次玩游戏玩得这么胆战心惊。我看了右下角的名字,不是他。但,他似乎和我在同一局游戏里。我再次确认了一遍——是真的。我也算是幸运了。

  他在一间屋子搜装备,我跑去哪儿。他从窗户跳了出来并转向我的所在地。我当时什么都没有,穿着一身“琉璃黑”对他跳了跳几下。他用他的手枪射了个几遍,似乎是发现我什么都没拿在原地跳来跳去吧,就不打我了。我调成公开麦,跟他打了声招呼。

  “hello, hello”
  我说。

  “hello”
  他也跟我打了声招呼。

  “我在看你直播啊”
  我说到。

  我和他的故事,就这样开始了。